数字藏品和数字藏品平台最近的一些信息和思考

“兄弟们,我跑了,赚了500落袋为安,否则1万块怕是砸手里。”数字藏品交流群里,大多幻想一夜暴富,却也猝不及防成了接盘侠。


数字藏品的价格,到底是炒作带来的,还是其知识产权本身的价值,市场会判断的。炒作带来的一定是泡沫和崩溃,而市场定价,涨跌是有依据的。


数字藏品被认为是元宇宙时代最先落地的应用,被多方看好。2021年,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开始兴起,今年以来,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更是大幅增长。


伴随着平台数量增加,数字藏品价格暴涨暴跌、平台缺乏监管、二级市场交易合规性不足等问题也逐步暴露出来。


经调查了解到,由于用户可以自由设定价格并通过寄售市场买卖数字藏品,导致其价格剧烈波动。原本发售价几十元的数字藏品,在二级市场交易甚至可以飙升至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造富神话刺激了玩家进场,但一阵狂欢过后,“解套”往往成为奢望。


数字藏品发行新平台以“空投”“合成”等方式吸引新用户加入,0元抢数字藏品、抽盲盒以及消费一定金额获得购买资格等炒作手段不断翻新。而新数字藏品平台上线,又通过更加激进的手段吸引用户。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4月已发布风险提示,呼吁消费者树立正确的消费理念,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自觉抵制NFT投机炒作行为,警惕和远离NFT相关非法金融活动,切实维护自身财产安全。


对于国内涌现的这批数字藏品平台是否合规,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如果售卖数字产品是基于其虚拟货币的属性进行炒作,就涉嫌违法。此外,还要看平台是否取得了相关资质,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性质是否有将数字藏品进行金融化、证券化的倾向。


数字藏品和数字藏品平台最近的一些信息和思考(1)


以iBox数字藏品平台为例,平台虽然称其发售的数字藏品仅具备收藏、欣赏价值,官方对藏品价格不构成任何指导意义,并提示用户谨慎购买,严防炒作。但由于平台具备交易功能,一些藏品在短时间内被反复转售,价格也忽上忽下。


该平台上一款名为“蔷薇处处开”的数字藏品的交易记录,生动地展现了数字藏品在定价、交易方面的混乱景象。


数字藏品和数字藏品平台最近的一些信息和思考(2)


页面资料显示,该藏品是一张数字唱片,4月16日发售,共发行6684份,目前流通的有4863份。


交易记录显示,4月16日,买家1首先以99元的价格买入藏品,4月19日以1040元的价格卖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买家2先后多次涨价,最终于4月27日以1560元的价格卖出该藏品。


5月1日,买家3卖出时,将价格提高到了2600元。


此后又经过多轮交易,5月10日,买家6以6850元的价格买入,并于两天后以7395元的价格卖出。仅仅过去一天后,买家8又以9000元的价格买入,并以9780元的价格卖出。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该数字藏品先后被倒手8次,价格从99元飙升至近万元。


然而,涨得快跌得更快。5月份,平台上的藏品价格开始不断下跌。5月22日,买家8在多次降价后,最终以3197元的价格将该藏品卖出,一买一卖亏损超过6000元。


该次交易后至今,买家9虽然数次拟销售该藏品,最低标价3399元,最高标价甚至达到了36571元,但始终未能售出。


在另一家名为“元交所”的数字藏品平台上,一款熊猫形象的大头贴数字藏品,发售量达到5000份,不少用户正在转售该产品。一张一模一样的图片,最低有人标价119元,最高则标到了5万元。


频繁的交易,离谱的定价,是国内一些数字藏品平台上的普遍现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平台的交易价格基本没有参考,都是由卖家自己定的,但定价了具体有没有人买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平台设二级市场,开盲盒拉新


二级市场的存在,点燃了数字藏品玩家的热情。


数字藏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在国内市场,NFT(Non-FungibleToken,指非同质化通证)首次进入大众视野,是2021年6月支付宝和敦煌美术研究所联合发布两款NFT非同质化代币,全球限量发售的敦煌飞天和九色鹿皮肤卖“爆”了,初始发行单价仅为10个支付宝积分+9.9元的两款皮肤。后来,该款皮肤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最高被炒至150万元人民币一个。而此后蚂蚁链澄清,仅支持数字藏品持有者、在持有180天后无偿转赠给符合条件的支付宝实名好友,转赠功能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国外的才是真正的NFT,国内的叫数字藏品,只收藏、暂无二次交易。”当时,一位投资者对记者表示。而现在,李先生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前确实大家普遍感觉二级市场在国内受限制,大厂做的都是一级市场,但他发现最近已经有二级市场了,采取的是线上赠送,线下交易的方式。


虽然为了撇清“交易平台”带来的法律风险,数字藏品平台都表示不做二级市场,但事实上,很多小型平台为用户提供转赠服务并在交易环节收取手续费。


玩家鱼贯而入,平台玩法不断翻新,助涨了炒作热度以及投机之风。其中,空投(免费给持有者再发放一个或多个NFT)只是其中之一。另外,平台还推出的活动一般抛出诱惑条件——想要获得优先购的资格和空投等福利,拿到免费的数字藏品,首先需要购买足够金额的现有数字藏品,而购买数字藏品会推高已有数字藏品的价格,进一步给了用户通过免费数字藏品升值而“空手套白狼”赚钱的刺激。


通过这样的循环,数字藏品价格被一步步拉高,只要有后续进场的接盘者,这一击鼓传花的游戏将一直持续。


数字藏品平台还开发出了盲盒、拉新、合成等玩法,大部分新晋平台除了开放寄售市场,挂售、预约抢购和合成功能已经成为“标配”。套路中不仅伴随巨额财富流动,也吸引了更多流量。“合成”功能往往与盲盒制度绑定,免费诱惑极大激发用户的拉新热情。


不少用户抱怨在数字藏品平台拉新后没有拿到相应的数字藏品,空耗时间和精力。此外,记者浏览黑猫投诉平台看到,不兑现活动承诺、商品出售后无法提现、注册App后被强制扣取管理费等问题成了数字藏品平台被投诉的重灾区。


数字藏品发行并没有准入门槛,投机心理与平台的有利可图让炒作这把火越烧越旺。在一些新平台的广告宣传中,不乏有“iBox已经达到高位,唯有某个平台潜力最大”、“新台子政府站台,内侧盲盒+空投”等宣传语。逐渐加码的炒作和乱象也让不少玩家深感担忧,现在一天就会出现好几个新平台。


最低5万可开发平台,监管严打数字藏品金融化


从技术层面而言,开发一个数字藏品平台并不难。一家数字藏品平台开发者,其表示最低5万元就可以开发具有藏品发售功能的数字藏品平台,可交付源码和代办资质,“提供NFT发行、展示、获取、上链一站式解决方案”,最快7天就可上线。


而打造数字藏品更加简单。与实物不同,数字藏品本身的价值主要围绕IP。拥有一款数字藏品最大的价值就是所有者拥有了版权,这也是数字藏品与收藏挂钩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大多数国内平台所发行的数字藏品是放在区块链上的图片,图片本身又是可以被复制的。


以在iBox上被炒作至数万元的《大闹天宫》系列数字藏品为例,其本身的内容物是获得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认证的一系列图片。其中,《大闹天宫-筋斗云》的形象为孙悟空翻筋斗的图片,发行的888份全部一样,不同的只有编号。


数字藏品和数字藏品平台最近的一些信息和思考(3)


事实上,相比真正意义上处于公链能够做到“去中心化”的NFT,国内由于政策限制,数字藏品所在的大多是联盟链。基于以太坊等公链的NFT产品能够受到区块链合约的约束,规则公开透明,但国内一些数字藏品处于项目方所开发的联盟链上,这意味着项目方可以随意更改,因此难言“去中心化”。这也就意味着,数字藏品平台更容易被项目方“操盘”。


数字藏品的金融化一直是监管重点。“数字藏品”之前通常被称为NFT作品,NFT为非同质化代币,与虚拟货币有高度联系,我国《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了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为了去除NFT的代币属性,NFT项目作品更名为“数字藏品”。


对于平台是否合规还要看平台是否取得了相关资质,比如是否进行了区块链备案、是否取得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资质,如果没有一般是不合规的。以及需要看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性质,是否有将数字藏品进行金融化、证券化的倾向。


如果交易平台为数字藏品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很有可能会被认定为交易场所,如未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涉嫌违法。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指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并表示要自觉遵守“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


iBox等数字藏品平台在很多方面与倡议里提到的内容有所出入,例如集中竞价等。海外NFT产品的金融属性非常强,也孕育出了OpenSea等交易平台,而集中竞价所滋生出来的洗钱、炒作等风气在海外NFT产品上也非常明显。反观国内,动辄上千、上万元的数字藏品本身的价值能否承载其价格,在这之中是否存在泡沫,都是值得思考的,但炒作风气对国内数字藏品的发展肯定是起到了负面作用,大平台更自律,但同时也应呼吁监管侧提升行业准入门槛,确保行业正向发展、消费者基本权益。


较早从事数字藏品,分别背靠腾讯、蚂蚁,拥有众多合作IP的幻核和鲸探平台。其中,鲸探规定,任何数字藏品均不得以转售、炒作、场外交易等非法方式进行使用,仅支持无偿转赠,并且首次转增要购买满180天之后,二次转增需要满2年。


对于国内数字藏品的乱象,从国家层面要加强监管,完善立法,NFT技术是一种工具,要利用工具的特点,可以将NFT技术用于知识产权保护结合,进行合理的利用。但仅仅依靠国家监管是不足的,投资人自身也要对数字藏品价格炒作保持警惕,拒绝当“韭菜”被人收割。


数字藏品市场尚需行业规范


虽然数字藏品目前还处于仅被小众接受的阶段,但其未来的发展潜力,被资本方、创作者和爱好者共同看好,发展的方向也有很多想象的空间。


现代艺术与传统文化的结合,可能是数字藏品未来发展的“生长点”,这样的数字藏品观感体验上更立体,更有艺术张力。


业内人士认为,大部分数字藏品的发行者把目标受众定位在“Z世代”,即出生于1995年至2009年的年轻人,他们对数字艺术充分接纳。


面对市场上日益丰富的文博类数字藏品,官方也给予了回应。国家文物局相关部门曾组织召开数字藏品有关情况的座谈会。与会专家表示,文博单位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确保文物信息安全;与此同时鼓励社会力量通过正规授权的方式,利用文物资源进行合理的创新创作,以信息技术激发文物价值阐释传播。消费者应选择合理合法、健康有序的收藏方式,远离因盲目炒作产生的风险。


目前数字藏品发展正处于起步阶段,在相关信用体系尚未完全健全的情况下,从业者普遍表示,数字藏品的市场需要官方或行业协会共同完善与规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