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的前身-nft与数字资产

nft的前身-nft与数字资产


大家能够跟我一起啊探索n f t 啊,我们这一次的演讲的名字叫做一堂价值百万脑细胞的n f t 入门课。


这门课呢嗯不敢说价值百万啊,但是价值百万脑细胞啊,那现在我们一起来探索。


nft的前身-nft与数字资产(1)


nft的前身-nft与数字资产


嗯,我是什么时候认识到数字资产呢?


这个说起来就大概是在二零零八年,我在上海汉德信息啊,这是国内的一家创业板的上市公司。


当时我在嗯那个公司实习学习的是s a p 和oracle 的erp 的软件系统啊,那个时候呢从这个信息管理系统的范畴呢就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


当时呢我们非常强调的一个概念,逻辑是什么呢?


就是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也有很多物,对吧?但是这个事情和物他们会有一些通过数字化的一些表达。我举个例子哈,比如说七或者是八,这个数字本身实际上是没有太多的意义的。


当这个数据啊就是这个data 加上了一些维度的时候,比如说时间或者是空间,或者是一些限定词的时候,它就变成一个有意义的信息。比如说八就是八公里。或者是嗯一辆小汽车嗯,从西向东走了八公里,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变成一个信息。


这个信息实际上是对我们有用的。比如说我们下午开会在两点半啊,这个信息也是有用的。当这样的信息足够多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个知识啊,你就可以从里面去提炼出知识。


我举个例子,前段时间非常火的这个打车软件的事情啊,为什么这个打车软件的这个数据和这个信息非常的重要呢?


就是因为它可以从里面去挖掘知识。我比如说啊中国的哪一个啊中央级的国家机关最忙,对吧?有可能以前是这个中纪委啊,或者是发改委,或者是哪个部门,其实掌握了这种信息,你就可以反推出很多东西过来啊。


又比如说啊我们的哪一个这个研发型的企业加班很久,或者是他们的上班时间是什么,下班时间是什么这些东西呢它都能够获得一些非常精细的个性化的一些表达。假设我是一个这个精灵吧,比如说在某一个互联网大厂上班。


nft的前身-nft与数字资产(2)


啊,然后他能够精准的定位我的身份或者是信息的话啊,因为他有我的手机号码。然后我比如说到了某个机关,然后又到了某个公司,又到了哪里。实际上这个里面就可以挖掘一些信息出来啊,所以从data 啊也就是从树到information 到信息,然后到knowledge 到知识。其实它是有一个呃这样发展的一个过程的。


那传统来说,就像我们经常讲的这个信息管理系统。这个系统呢在嗯这个学派哈在管理学里面被称为d s s,就是决策过程学派是一个诺贝尔获得奖者,叫做赫伯特西蒙所创设的这样学派。啊,我们经常平时知道的这种管理学派,嗯,就像亨利法院啊,他们这种叫过程学派。就是我们说的什么计划啊,组织实施反馈啊,这个是过程学派的那霍尔伯特西蒙他们是主要依靠信息。

啊,这个知识来进行管理啊。


然后这个这个发展的过程呢,大概就是嗯以前我们从数据处理的系统到信息管理系统,然后到e r p 啊,就是企业总体资源的一个呃信息的利用。然后再到b i 和就是商业智能和客户关系管理啊,包括到最后的知识管理啊,这是我们以前对数字资产的一个概念的来源。那当时他们是怎么盈利的呢?


我举个例子哈,当时oracle 和s a p r 刚进入到中国的时候,我们还没有e r p 系统啊。但e r p 系统在海外啊其实发展的已经非常成熟了。包括德国大众啊,像美国的很多公司啊,他们嗯哪怕是这个中小企业,他来的第一步哈,来到中国市场的第一步,他都会依靠这样的二k 呃这个或者s a p 的系统来进行一个管理。那oracle 和s a p 他收的是什么费啊,他收的是一个license。


啊,就是每年按你有多少用户,或者是你购买了什么样的权限,我来对你进行一个收费。这就是我们当时对数字资产的一个理解。但大家也可以看到哈,当然这个数字资产实际上是一种什么?是一种版权啊,也是一种专利一样的东西啊。然后所以嗯我们现在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在这个阶段的数字资产更像是一种知识产权。


更像是什么知识产权。那后来呢我们就在中国哈,特别是发生了两个事件。第一个就是红月事件,也就是我们当时的一个网游啊,另外一个事件就是这个传奇事件啊,就引起了社会广大的对数字资产的一个关注。我们来看一看这两个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对数字资产的认知又有了什么样的一个变化啊,这个是北京的一个李某啊,他的id 叫做国家主席。他发现了虚拟装备丢失了,就找这个嗯服务商来要求他恢复他的道具啊。当然中间的这个审理过程是非常的复杂啊,这个服务商也不是很好惹,对吧?这个服务商一会儿就是说这个呃,是这个李某自己的原因啊。另外一个柚子说这个里面的这个资产又不归李某所有什么的。


就是反正扯了很久啊,最后呢,法院的判决是什么呢?就是啊这个服务商要恢复他丢失的虚拟资产啊,就是这个是嗯第一个啊从判例上啊,就是法院支持的我们的这个虚拟的装备啊,数字资产的一个判例。


但是我们这个地方也看到一个事情是什么?就是当时哈这个服务商也发行了一个报警卡,这个报警卡实际上有点像彩票的形式。那么这种彩票的形式啊,其实是一种打擦边球的行为。当时的法律的这个法院的这个判决,他是说的是建议啊相关部门进行查处。所以嗯即使在十多二十年前啊,我们的这个司法机构对于这种数字资产正常的权利,它是予以保护的啊。但是对于这种呃报机卡这种变相彩票的行为啊,它是予以打击的啊。所以我觉得这个判例其实是还蛮好的啊。那我们看一下第二个叛例哈。


第二个判例是这样啊,就是当时是四川的一个专家啊,他呃就呃既花了钱还找人代练啊,代练了之后就发现这个嗯自己的装备不翼而飞了,他就非常难以接受啊,没难以接受。他当时找了一个律师,就是我们四川成都本地的一个律师,叫做何佳宁啊,何佳宁呢就就是就是分析了这个案情啊,就发现这个可能依据当时的法律,他是没有办法得到一个报案的啊,就是可能立案都立不起啊。所以呢,最后他建议这个赵先生呢,是向四川省消费者协会进行投诉。所以这两个事件呢,一个是红月的事件,第二个是传奇的事件,标志着我国对于虚拟资产啊对于这个数字资产的一个法院的保护的呃,法律上的认可或者是保护的开端。


讲到这呢,就不得不提啊我们成都啊嗯成都其实是一座与数字资产相关的城市,为什么呢?因为其实零三年的十二月的时候,就是这个刚才我们讲的赵先生啊,他是相当于传奇事件,也是一个比较影响力大的事件啊。第二呢就是说嗯就是我们刚才提的这位何佳林律师哈,他在零三年的十二月二十五号的时候,他就联合了十九名其他的律师啊,然后向这个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去了一个函,就提出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的立法建议书啊。我觉得这个行为本身呢应该是非常的超前的啊,所以说成都啊成都的律师啊对数字资产的保护或者数字资产的认知呢,实际上是走在前面的啊,更有趣的是什么呢?


零四年的六月二十四号的时候,我们看到这边有一个文章。


这个文章是怎么回事呢?嗯,他是当时成都中院有两位法官啊,一个叫做嗯王卓宇啊,另外一个叫罗科啊,这两位法官当时他的派出所接到两个报案啊,这两个报案是什么呢?就是一个是这个账号的丢失啊,还有一个就是他向某个人呃买了这个账号,结果那个账就是卖这个账号的人,又想方设法又把这个账号给盗回去了。所以就是在实践过程中已经发现了很多这种账号啊装备啊丢失的一个情况。


所以他们对这个这个事件本身呢还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一个探讨啊,而这个探讨嗯的核心焦点是在哪儿呢?就是说我们到底是以什么方式来保护我们的数字资产。我们刚才讲了,在这个软件信息管理系统的这个时代,我们保护的方式是各项知识产权,对吧?但是在这篇文章里面,他就明确的讲了啊,他就明确的提出一些观点啊,就是啊知识产权啊这个保护的角度是有一定的意义的。


为什么呢?他们认为嗯就跟写文章一样的对吧?你笔根不错啊,但是我对这个账号的经营相当于是指根不错,对吧?我既要敲键盘啊,又要弄鼠标,相当于是同样的一个经营的过程。那我产生的一个智力成果应该是一个知识产权,对吧?嗯,但是呢从知识产权的保护角度来看的话。


nft的前身-nft与数字资产(3)


我觉得是有一定的问题的啊,因为知识产权是一个什么样的权利呢?


因为知识产权是一个必须在某个国家啊,有某项法律啊,某个地域内,而且有时间性的这样的一个保护。


比如说美国的一个专利啊,就是典型的知识产权啊,他要想要来到中国,他要先进入我们中国的这个法律体系和地域内,他才能得到保护。同样我们的游戏专利可能要经过p c t 对吧?就是国际的知识产权的认证才能够进到其他的国家啊,这是知识产权的一个概念。同时他从立法本意上,知识产权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鼓励创新,对吧?这个鼓励创新的话,嗯,你像专利它有一个有效期,它实际上是以开放来鼓励你创新的这样的一个概念。从我的感受来看哈,如果是以知识产权来保护的话,其实是比较弱的啊。但是如果是从物权的角度来看啊,就是也就是这篇文章里面提到的核心观点哈,就以物权,以财产权的这个角度来保护的话,应该是比较强。


因为物权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我的东西只要不灭,我的权属就不会灭掉,就是物不灭则权不灭啊。所以呢嗯当时他们提的这个概念,我觉得也是非常有先见性的啊。所以呢就是说哎总体来说,成都与数字资产还是一个很有缘分的。


所以我们再来进行一个啊下一个案例啊,这个案例呢就比较清晰了。那它就依据民法典啊这个阶段就直接确定了啊,它就是一个数字化的资产,它就是一个物权啊,你侵犯了物权,我还把你给什么抓获掉,这个阶段就非常明显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话就是知识产权的数字化是第一个阶段啊,它很像知识产权。


第二个阶段呢,我们看到这些虚拟的资产啊,数字的资产啊,本质上它就开始变了,它变得更像什么呢?它更像一个物权了啊,那我现在又提出一个问题啊,同学们也可以思考一下,就是说其实知识产权我们发现与物权之间最大的隔阂是什么呢?就是知识产权更像是一个无形的东西。而物权更像是一个有形的东西,对吧?但是这个无形和有形之间的这个间隙啊,或者是这个隔阂啊,其实是很容易被打破的。


所以就是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物权,或者是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知识产权呢?那知识产权有没有可能在未来发展啊,无限的接近于一种物权呢?或者说知识产权物权化的一种情况可不可以出现呢?


其实是有可能的就我们后面讲的这个从呃数字资产,然后开始到区块链技术,然后到这个嗯n f t 到元宇宙,实际上它就有这样的一个趋势。所以说我们如果谈元宇宙,我们不去谈数字资产,我们不去谈这个知识产权和物权的关系。我们实际上对这个。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