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国资委对数字藏品领域的正式介入

论国务院国资委对数字藏品领域的正式介入使得中国纸牌屋已全面形成


纸牌屋,顾名思义就是纸牌所形成的屋。屋,就是指国;而纸牌,在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也都全部电子化了,也就是说被电子化后的一张张卡牌已经形成一个完备的系统,并已具备接入到一国的整体经济循环体系当中的充分条件,这就是“纸牌屋”一词所具有的意义。

国务院国资委对数字藏品领域的正式介入


这一点,实际上也正是如上三张图片所传达的,尤其是第三张,那是ibox平台上的部分截图,而所谓ibox,也就是一个较早期进入数字藏品领域的一个平台,现在上面那几万几万的价格分别都代表着一张张图片,但由于图片是搭在一个区块链上的,因此就有了一个唯一的编号,从而买家可以宣称自己在购买以后这张图片是真实被自己所拥有,并且使得那无论多少的购买价格都拥有了一个经济角度上的真实意义。


而这种意义的现实体现实际上也已经初步完成,比方说江湖上传闻比较多的,那就是如谁谁去年底在ibox上买了一堆这样的图片,而现在这几万几万的价格彼时都只有十几二十,于是,人家丢进去的五位数经过这几个月出来后就变成了九位数,仿佛体验了一把自动赚钱永动机的乐趣。


当然,通过ibox的这一波起跳赚到九位数的人并不是多数,大多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介入的玩家赚到的都是在千万元左右的规模,虽然即便是九位数的收益也不过是人生财富之旅的最低起点,但任何财富增长的背后都必有逻辑,像这样通过一张张卡牌赚钱的背后逻辑又是什么呢?


对于这个问题,有人认为是共识,有人说是区块链,然而这些都非根本,真正的最后一层幕布还是在于整个资本世界的根本规律,这也是当前所有人类社会运行的最底层代码和共业所在。而这些东西,早都被马克思的理论所框定和揭示,详细分析篇幅太大,这里只简要地指出一点,那就是在资本全球化的当今世界,剩余价值的逻辑是绝对不移的,否则这资本全球化演进的过程就要崩盘;而剩余价值的逻辑分为其榨取和分配,这两者虽然在本质上不会随着资本全球化的演进过程而改变,但其表现形态会改变,这也是一切所谓“与时俱进”的来源;而“与时俱进”的潜台词,也就是说前一种玩法已经玩不转,这时就必须要转换标的,才可能使得这剩余价值的榨取和分配的本质、这资本全球化的根本逻辑不变,从而才有实现经济的拉动、或国家整体战略的可能。


更直白地说,那就是世界趋势中一切的主要拉动力的换锚-如改革开放、房地产、互联网、区块链等,都是为了维持原有的剩余价值榨取和分配的逻辑不动摇,从而才能使得人类当前必然的资本全球化大背景下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做大做强趋势的不动摇。然而任何的换锚又必须要有已形成的锚点,锚点又分为模式的和技术的,像改革开放一类就属于纯粹模式类的锚点,但更多情况下是技术和模式共同结合形成锚点,比方说,当你还没有区块链这类事物的时候,这一堆图片就只是图片,如同一堆散乱的纸牌,或砂石土方,谁都不可能说他拥有了这些就等于拥有了价值,最多只可能是价值的最原始形态;但一种将各类数据打包成一个个的区块再串联成链的技术保证了这些卡牌数据库的不可篡改性,从而自然也保证了拥有者的确权性,在一个剩余价值的分配必须有最基础的资产确权和私有化的世界里,这能够对某种事物实现确权和私有化的技术,就因符合了当前世界的演进逻辑而瞬时将一盘散沙组合起来,使得它有了成为摩天大楼的可能。


这种通过技术锚点符合世界本身演进逻辑而形成自组织的情况,就是区块链领域的过去表现,这也类似于有人将其称之为的“极客实验”。然而世界动力的换锚过程又由大大小小的各类利益博弈所组成,而国家利益是最大的利益,任何自组织的形态必须要与各类这样的利益相融合才可能在一个本已由利益之网所组成的社会中长期存在,换言之,那就是如果一部分人通过学了点数学物理或医学的知识、找到某个世界换锚的技术锚点就可以自组织成一座座经济世界的摩天大楼了,那还有王法吗?又把国家放在了什么位置?


由此可见,这通过一个小小而天才的在椭圆曲线算法上进行的改进所形成的私有权确权功能的所谓区块链技术虽然人小鬼大般地掀起了资本全球化演进过程中的巨大尘嚣,但其与各类既有利益之网的融合仍是一个极为重要且必然需要完成的课题。在国外,由于国情和体制上的关系,这就被美其名曰称为“拥抱监管”了,也就是比如美国那一类将虚拟货币通过与SEC的监管融合和接入资管系统一类的手段来实现;但在国内,我们完全可以在彻底断掉过去的“极客实验”阶段所产生的虚拟货币的基础上,重新以人民币或数字人民币计价的方式来形成对某种标的性事物的所有权确权,从而使其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资产确权,并使得这被确权的事物(再加上一开始本来就是以人民币买来的)本身就成为一种新时代经济体系中的主要资产形态。


因此,如同在本文题图的第一张图片中,那人民网近日所发布的微博内容中所表达的那样,虽然这人小鬼大的区块链技术在国外通过之前的想去搞一下金融体系的DeFi实验且并未取得普遍成功后又演变出了想去搞一下艺术领域的NFT这样的创新玩法,但国内的数字藏品完全可以根本不同于国外的NFT,在过去十年的“极客实验”阶段之后,任何国家或经济体系都可以完全独立地去借鉴那椭圆曲线的算法改进方法从而形成一套自己国情下的基于区块链的全新玩法。这里面完全可以认为说NFT和数字藏品根本就不是同构,可能它们在初期阶段会形成一种类似的双胞胎外表,而且都是由区块链这同一个妈生的,但最终它们可能会在各自的发展中为完全不同形态的国家利益服务而分道扬镳,就如同光速不变之于狭义相对论当中的“孪生子效应”,区块链不变条件下之国外的NFT和国内的数字藏品在未来的时空发展中也具有同样的孪生子效应(即一个快速衰老,另一个则永葆青春)。


由此也不难看出最近一系列的国资平台介入数字藏品领域的动作背后对新的经济形态进行全面布局的战略意图,比如本文题图的第二张图就是最近国务院系统直接控股介入而产生的友盾数藏项目的用户协议,常有这个领域的网友因此而直呼“苍了天了”,但实际上如果能读懂这背后的世界发展和博弈的各类密码,是应该能够看懂一些宏观而重要的趋势及战略意图的,比如本协议文字的第一段话,这基本上框定了国家对数藏领域的长远战略构想。但更底层、像本文这样的内容是没必要说的,一般人只需要读懂一个趋势然后就在其中发财而已。而至于那不时起飞的ibox一类,由于其运用的国外的以太坊链,而不是国内主流的联盟链,因此短期的炒作价值并不能代表真正的长远价值,无非只是这场史诗大戏的初期看点而已。


国资的介入使得中国纸牌屋已经全面形成,而玩法只是玩法,真正重要的永远是格局。况且,中国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中华文明的渊远而丰富,这些都是可以通过纸牌屋中所设计的经济体系将其势能进行释放的,而这部分所释放出来的势能又将转化为经济动能使得剩余价值的榨取和分配的基本逻辑得以维持从而使得中国在这场资本全球化的游戏中始终符合大势,再配合一定的人民币战略,可将中华文化中那深刻的积淀转化为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方面的真正强大,一个小小的纸牌屋战略无非是一个帝网中以幻制幻的游戏,而当那资本全球化的真正一元格局的全面实现,任何技术锚点都不可能再被挖掘、转化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的时候,马克思意义上的资本主义彻底灭亡的命运也就要现前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