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数字藏品,贵州博物馆究竟图什么?

浏览近日文博圈热搜事件,有什么是你“不理解,但大为震惊”的事情?


NFT数字藏品,算一件。


继2022年春节,博物馆数字藏品“爆火”后,在518世界博物馆日,贵州省博物馆联合国内十余家博物馆(院),发布两款NFT数字藏品,结果很“简单粗暴”——上线即售罄。


当数字文创,成为时下年轻人“追捧”博物馆的又一新方式,关于其“金融风险”“文物数据安全”的争议却在持续发酵。


一方面,以文物元素创作的数字作品,受到年轻一代追捧,带来中国博物馆事业“让文物活起来”的新玩法,新局面。


另一方面,在博物馆数字换转型上,也引来“引导、监管”等方面的争议。


作为贵州首个发布NFT数字藏品的博物馆,面对种种争议,仍“扎堆”发售的贵博,究竟图什么?


玩数字藏品,贵州博物馆究竟图什么(1)


博物馆文创也有数字化“玩法”了?


2022年1月,贵州省博物馆以代表性文物“东汉铜车马”“立虎辫索纹耳铜釜”,首次“试水”数字藏品。为贵州文博单位数字藏品发展,迈出了尝试与探索的第一步。


令人意外的是,2万份数字藏品上线不到一小时,便售罄。


时隔4个月,贵博联合国内多家博物馆,再推两款数字藏品——“北宋韩琦楷书信札卷”(部分)、“鹭鸟纹彩色蜡染衣裙”,2万份数字藏品,上线即售罄。


贵博推出“北宋韩琦楷书信札卷”(部分)数字藏品


有专属电子收藏证,有专属页面可“近距离”观赏文物、了解其文化特点和内涵……记者发现,这种“收藏国宝”的新方式,在满足消费者占有欲同时,不乏趣味性、互动性,并具有“专属、限量、永久保存”特点。


玩数字藏品,贵州博物馆究竟图什么(2)


“最开始,数字藏品针对的是独立艺术家的艺术作品,而博物馆让文物以一种虚拟的方式,被更年轻的群体所了解和收藏,更多的,是为拓宽大众了解藏品知识的渠道。”数字藏品资深玩家王彬彬活跃在多个数字藏品平台,对“博物馆扎堆发行数字藏品,推出即秒空”现象,他认为,更多具有想象力的优质IP和内容,是各数字藏品平台争抢的对象,“拥有珍贵文化遗产资源和文化IP的博物馆,是最抢手的渠道之一。”


韩琦楷书信札卷数字文创,上线即售罄


对此,贵博数字藏品发行运营方,杭州鲜活万物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国内博物馆数字藏品尚在探索期,未来会有更丰富多元的应用,双方将合力不断探索创新模式。


“单纯的数字藏品发行仅仅只是开始,下一步,我们将与贵博共同以数字藏品作为新入口,与实体文创产品、线下展览活动体验进行创新联动转化,在线上拓宽影响力,让线下的体验更有沉浸感,让更多人走进博物馆。”该负责人说。


数字藏品能“盘活”博物馆资源吗?


“抢手”的博物馆文物资源,“爆火”的数字藏品,当人们感叹“博物馆为了吸引年轻人注意,越来越‘卷’的背后,则是博物馆借力数字化“盘活”自身资源的一种方式。


“博物馆的力量”,这是2022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


“如何释放‘博物馆的力量’,让大众,特别是年轻群体‘产生兴趣’是关键。”谈及贵博数字藏品“上线即秒空”现象,贵州省博物馆馆长李飞认为,数字化技术是强化博物馆可及性的手段之一,也是推广传统文化,进而为“盘活”博物馆资源提供的,极具参考价值的实施路径。


玩数字藏品,贵州博物馆究竟图什么(3)


数字藏品成为技术和文化产业结合的再一次深化


“作为数字化叠加文化传播的案例,数字藏品,是解析‘藏品数字化’,特别是疫情之后文博行业、文创产业在数字时代的一次尝试和探索。”从事博物馆文创工作5年,贵博文创部副主任江钊告诉记者,博物馆文创产品正在从被动到主动,从过程型、体验型、探索型、收藏型进行转变,“实现博物馆文化传播的可持续性,文创产品将更加注重内容附加值的打造。”


自新国发2号文件发布以来,在积极贯彻落实“加快数字化转化和开发”上,贵博持续“划重点,想思路,找方法”。


数字藏品将藏品制作为三维立体动图,以此进行延传、激活与重组


继上线VR线上展、“云”直播、试水NFT数字藏品后,4月29日,贵博再将自己推向“热搜”——融合现代数字艺术、元宇宙,举办贵州首个国际数字艺术展。


记者梳理发现,不管是VR线上展,NFT数字藏品或是正在进行的数字艺术展,贵博在藏品数字化建设中,将其分为展览、藏品、文创三部分。在体现“博物馆力量”的“弹性扩容”上,“数字化”让其变得更容易接近和参与,也更能帮助大众理解文物知识概念,成为探索文化遗产创新保护,活化利用的又一发展路径。


如何在“蹭热点”的同时,理性推进博物馆数字化?


在博物馆数字藏品“爆红”同时,关于“金融风险”“文物数据安全”的争议持续发酵。博物馆该不该做NFT数字藏品?这是“风口”还是“虚火”?如何进一步加强引导和监管等问题,成为业内外探讨的热点。


2022年4月,国家文物局专门对此召开座谈会,明确“文博单位应积极推进文物信息资源开放共享,但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


玩数字藏品,贵州博物馆究竟图什么(4)


现数字藏品平台,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数字藏品转卖行为


“数字藏品是不断演变和发展的概念,其内涵也还在不断丰富,贵博尝试用数字化思维助推生文化旅游发展的同时,更注重文物数据安全和金融风险。”对于“如何‘蹭热点’,又理性推进博物馆数字化”这一问题,李飞认为,在热潮下,贵博时刻保持“冷思考”,借力新技术、新概念,发挥藏品教育功能、抓住机会宣传藏品,尤其是吸引年轻人。


“数字技术是对博物馆传播进行丰富和补充。”他认为,不管是主动尝试,还是被动加入,NFT数字藏品所带来的全新文创形态,将传统文物,用年轻化的体验方式进行传递,“这是博物馆融入社会力量,释放博物馆自身力量的积极信号。”


国内多家博物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扩大博物馆文物传播力


作为我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数字正在重塑贵州,重塑开放格局。


在新的文旅融合时代,更加注重彰显“博物馆的力量”时代,在博物馆数字建设上,贵博以国家一级博物馆的身份,在奋力当好探路者的同时,融入更多社会力量。


而在解答“数据如何‘盘活’博物馆资源”这一问题中,贵博的尝试,或将让人看到更多的可能。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