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数字藏品”一场不属于普通人的游戏

昨日,由中国文化产业协会联合各方发起的《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正式发布,包括蚂蚁集团、腾讯、百度、京东等互联网科技公司等近30家机构联合在京发起,反对二次交易和炒作、提高准入标准。


其主要原因是数字藏品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热度引发广泛关注,但除了新颖的方式之外,部分缺乏风险管控的平台引发局部乱象也开始显现。


而关于数字藏品(Non-Fungible Token,简称“NFT”)这两年依托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化代币,在全球市场都获得了极高的热度。尤其在2021年因为交易额的大涨,更是被外界视为“NFT元年”。


同时,最近一段时间由山东省艺术版权交易中心和山东版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版藏”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在山东潍坊正式上线。当天下午3点整,“版藏”推出的首款数字藏品正式开售,平台上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价值288元的“创世勋章”瞬间售罄。


那么,NTF数字藏品究竟是什么?而一片欣欣向荣的背后,是否蕴含泡沫危机?


“NFT数字藏品”一场不属于普通人的游戏(1)


NTF数字藏品的“前世今生”


首先提到“NTF”就不得不提到近两年大火的“元宇宙”,虽然看似不同的概念,却是内外包含的逻辑关系、因为NFT数字藏品的核心是采用区块链技术,让收藏品拥有一个独立的数字证书,并可以永久有效的保存于区块链中,并且不可复制或随意篡改。


因其真实性和独特性,使其能够效地保护文物数字版权。这让NFT数字藏品赋予了收藏者一种全新的数字“产权”,让NFT数字藏品也从过去的数字产品升级为数字资产。


那么在“元宇宙”中,由于数字资产可以进行流通甚至交易,并以另外一种特殊方式变现于现代经济和社会中的价值。那么对于NTF数字藏品来说,就是一种典型的元宇宙产品。


回顾数字藏品的起源,最早是2017年正式推出的“加密朋克头像”,由于高价格属性,以及正如上述所说的(独特性)和类似奢侈品的“身份象征”一经推出就扶摇而上。


发展至今,关于NFT藏品早已从之前的小众领域变成全民追捧的“香饽饽”,不仅仅是国内外知名艺人、球星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藏品,包括腾讯、小米、百度等各大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将目标瞄向了数字藏品的相关业务。


但是快速发展的同时由于缺乏市场监管,导致目前的数字藏品的价格已经变得毫无规律可循,甚至某平台出一款“宇宙猫”售价高达88000元,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此高的价格同样“秒告罄”。


因此,关于NFT数字藏品究竟是风口还是资本用来营销和割韭菜的手段,对此各界的讨论也是喋喋不休。那么NFT数字藏品未来前景如何呢?


NFT数字藏品的“泡沫危机”


尽管从目前来看,在Web3.0时代,元宇宙被视为是一个重要场景或表现形式,其中,区块链是核心支撑技术,NFT则是一大应用或者说资产表现。


但是,就目前从国内市场来看,除了BAT等传统互联网巨头布局的项目比较稳定之外。就5月这一段时间,关于NFT的各种风波不断,多次出现“跑路”的传言。


而且提现困难也成为一大波“初级玩家”苦恼的事情,随着平台数字藏品5月初暴跌,多家宣布停服维护,而引发崩盘恐慌,导致平台数字藏品的价格开始层次不齐的萎乱。


对此,《人民日报》曾发刊文《善用数字藏品,拓展应用场景》。文章中称,如今市场上的数字藏品,开始出现侵犯知识产权,诱导非理性消费,盲目投机炒作等苗头问题,“另外还要警惕数字藏品金融证劵化,严防利用数字藏品进行非法金融活动。”


而国内乱象也仅仅是冰山一角,国际NFT市场的起伏更为严峻。其中以比特币的影响最为深刻,根据数据表明:5月份OpenSea基于以太坊上的交易量为25.96亿美元,较4月份(34.88亿美元)下降约25%。断崖式的跳水和下跌,导致NFT市场的“心电图”一直保持着令人胆战心惊的状态。


除此之外,虽然无论是初级玩家还是高级玩家都可以自由加入NFT的赛道,但是从市场占有来看,互联网大厂几乎牢牢掌控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其中数据表明,自2021年,头部发行平台鲸探发布数字藏品302万份,占中国数字藏品市场总额的66.2%。因此,如果想盲目投资NFT估计很容易变成接盘侠。


总之,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无论是“元宇宙”还是“NFT”对于自身而言还太过遥远,强行跟风入局恐怕只会沦为上位者的“炮灰”和“韭菜”。不过好在NFT数字产品正在逐渐引起市场监管的重视,以及关于相关知识产权漏洞的弥补。所以,未来NFT大方向还是值得期待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