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的冰与火之歌

“目前市面上80%-90%的数字藏品平台,最后都要消失,”本壹数娱创始人刘晨飞告诉预言家。


关注数字藏品的用户们可能能够感知到,今年5月开始,数字藏品市场迎来一场“寒潮”。“上线即售罄”的销售神话已经是过去时,炒家们头脑中的理性开始占据上风。伴随着滞销一同而来的,还有二级市场的动荡,一些交易平台甚至会出现价格破发的情况。


资金短缺的压力之下,一批只为圈钱的数字藏品公司渐渐消失,跑路传闻甚嚣尘上。这些公司往往前脚不允许用户提现,把官方社群的名称进行修改,给人一种即将要跑路的氛围。后脚又立即发布声明,澄清跑路的传闻,把责任归咎到黑客的身上。天穹数字藏品、龙境创世和光艺数藏都是如此,“跑了没跑”成为近期数字藏品领域恐慌情绪的一个重要脚注。


光艺数藏官网已无法打开(1)


光艺数藏官网已无法打开


与这股市场恐慌情绪形成对照的,是数字藏品公司越来越容易拿到融资。


6月21日,新锐数字藏品平台“熊猫艺术”对外宣布,他们获得了来自米塔投资的200万种子轮投资。另一家数字藏品平台“元物之门”也明确表示,他们拿到了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将用于团队扩张、IP合作、内容策划与运营和市场投放。


拿到钱的数字藏品公司显然不止这两家。根据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的统计,最近半年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相关公司达到了16家,而去年全年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公司只有7家。如果没有更多的意外,2022全年数字藏品领域的融资数量将会数倍于去年。


光艺数藏官网已无法打开(2)


观察这些拿到融资的数字藏品公司不难发现,他们的投资方基本没有互联网大厂或者鲸探和幻核等头部公司,公司本身也没有大厂背景。而他们最大的共同点,莫过于自身拥有雄厚的技术力作为支撑,可以把游戏引擎技术和元宇宙技术带到数字藏品平台上。


圈钱的公司陆续退场,拥有技术储备的公司拿到融资,数字藏品领域正在实现一种吐故纳新。市场调整结束之后,数字藏品赛道跑出一批真正的独角兽企业并非难事。但在现在的调整期之内,二级市场的“冰”和融资市场的“火”,恐怕还要继续碰撞下去。


6月融资加快,国资和文旅成为数字藏品大买家


去年6月,支付宝发行了第一款敦煌飞天的数字藏品。自此之后,数字藏品的热度开始一飞冲天。到了今年6月,数字藏品公司融资迎来最高峰。仅仅一个月时间里,数字藏品领域就发生了9起融资事件,直接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总和。


数字藏品生态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在融资市场格外受到资本青睐。比如今年1月份完成首轮融资的数盒科技,他们主营业务就是为有数字IP开发及技术需求的平台和机构提供全链路服务,进一步挖掘数字IP的价值,从而实现转化。


另外像Layabox这样的元宇宙场域公司,也希望能够借助数字藏品解决方案的业务,收获下一轮融资,他们的目标是4亿元人民币。


纵观这16起融资案件,国有资本和文旅企业注资数字藏品公司的力度正在不断提高。


今年4月,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正式上线。无独有偶,山东也启动了该省首个国有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海豹数藏,国有资本对于数字藏品领域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加深。


数字藏品的冰与火之歌(1)


国有资本注资数字藏品公司,一方面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引导数字藏品市场良性发展,建立规范化的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另一方面国有资本也希望通过数字藏品这种全新的方式,塑造品牌形象,赋能实体经济。


刘晨飞有着类似的体会:“现在数字藏品市场分化地比较严重,随着国家队入场和相关政策的逐渐明朗,对于那些专精技术的企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还有一些数字藏品平台,借助国有资本的背书进行融资,经营上却出现了问题。


唯一艺术今年4月份的时候曾经对外宣布,他们完成了数千万的A轮融资,其中就包含了国有资本。预言家在查找过往资料时发现,唯一艺术上一次融资的时候也宣称拥有国有资本背书,但最终也没有对外公示是哪家企业。2022年2月微信小程序被下架开始,唯一艺术频频曝出经营问题,扣款超时、外挂软件冲击和利用平台规则锁单让许多买家对他们投上了不信任票。


文旅企业是另外一个数字藏品融资界的“大买家”。


相比国有资本,文旅企业投资数字藏品公司的目的更加明确。无论是景区还是博物馆,他们都希望借助数字藏品这种形式来招揽更多游客,同时对于景区的文创产业以及相关IP打造都能够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今年开始,文旅向的数字藏品衍生出了不少新的用法,数字门票是其中典型代表。比如4月,水泊梁山景区推出了数字门票“好汉令”,兼具收藏价值和使用价值,持有者可以永久免费游览景区。


数字藏品的冰与火之歌(2)


当然,数字门票不是水泊梁山景区推出的唯一的数字藏品,他们还利用梁山好汉的形象与现代画风相结合,推出多款3D公仔。


因此,现在想要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公司,与文旅企业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技术、原创IP和运营,三项指标投资者最关心


作为一个发展速度如此迅猛的领域,数字藏品市场存在着企业质量良莠不齐的情况。融资事件的绝对数量仍然在不断增长,但投资机构的心态也愈发理性。选取投资对象时,数字藏品公司的服务能力成为了投资者非常看重的硬指标。技术力、打造原创IP的能力以及运营能力是投资者最为关注的三项技能。


(1)游戏引擎和元宇宙技术


过去的半年里,许多公司开始不断钻研游戏引擎技术和元宇宙技术,并将其融入到自己的平台以及向IP版权方提供的服务之中。


GSV Digital Art主理人程程告诉预言家游报,市场和用户对于数字藏品的认知在转变,要求随之提高。即便不考虑二级市场,一张图片也是无法满足现在的用户。因此,数字藏品公司提升单体模型的精度势在必行。


比如薄盒科技,他们在制作数字藏品的过程中,已经开始采用次世代PBR建模流程,这样可以让一个模型在保持高精度的情况下,顺利地在一个虚拟空间中运动起来。玩贰科技采用的则是Unity等游戏建模流程,能够给较为低价的数字藏品模型添加骨骼。


元宇宙技术也是当下数字藏品公司技术储备中不可获缺的一环。玩贰科技相关人士认为,数字藏品如果想要在国内发展,过度金融化不是长久之计,因此引入元宇宙技术和WEB 3.0的基础概念,数字藏品才能和用户的联系更加紧密。


在他看来,玩贰进入数字藏品这一领域,目标就是为他们的产品赋予一定的社交属性,并将数字藏品卖给那些真正的IP粉丝,而非金融产品的消费者。如何为数字产品赋予社交属性?元宇宙技术就是问题的答案。


具备元宇宙技术基础的厂商数字藏品公司并不少,元大陆就是其中的一个。元大陆的手中拥有虚拟人“迦阑”、数字藏品平台以及MetaMianland元宇宙开放平台。无论是数字人还是元宇宙平台,他们背后的建模技术和元宇宙技术都能进一步加持数字藏品业务的发展。


(2)打造原创IP的能力


在数字藏品这样一个短时间内陷入疯狂内卷的市场中,想要打造原创IP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除了设计水平过关之外,数字藏品解决方案的供应商还需要拥有大量的用户基础,能够帮助原创IP迅速积累足够的人气。总之,打造原创IP考验的是数字藏品公司的综合实力。


玩贰科技相关人士则认为,国内的厂商如果想要打造原创IP,仍然需要依靠私域社群的力量。当社群形成一定的共识之后,厂商的宣发能力可以整体带动IP的热度,让原创IP实现破圈。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主流国内厂商如果能够争取到靠谱的IP,基本不会去选择原创IP。因为构建一个新IP,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运营成本,对于普通厂商而言是得不偿失的。


转变发生在最近一段时间。新入场的数字藏品平台仍然希望使用私域社群扩展用户,但热度已经难以为继。许多社群只剩下拉人头的广告,平时冒泡聊如何购买数字藏品的买家全部隐身。如果想要留住用户,新活动和新IP非常容易出奇制胜。因此,如果有厂商能够发挥打造原创IP的能力,非常容易获得投资者的目光。


近期TopHolder主推的“招财猫”系列数字藏品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数字藏品的冰与火之歌(3)


“招财猫”是数字藏品创作平台洛神元创旗下的IP。他们通过盲盒形式,对招财猫的形象进行随机组合,创造出独一无二的招财猫形象。与普通的单体数字藏品玩法不同的是,“招财猫”数字藏品会对组件进行随机组合,并且还有12款稀有成品。TopHolder上类似的原创IP还有很多,他们都可以借助技术实力和用户基数,成功打响IP的知名度。


(3)运营能力


针对不同的对象,所谓的运营能力也是有着不同含义的。如果是服务IP授权方,那么运营能力发挥的方向是如何让更多的用户能够接触到IP形象。而对于普通的购买者,了解到数字藏品的用处以及后续项目是否还能持续下去,是运营方最为关键的工作。


很多海外的知名IP,都是依靠强运营能力才能构建起来的。程程给预言家举了一个村上隆进军数字藏品的案例。村上隆此前曾与一些数字藏品公司合作推出自己的联名产品,但今年他才推出了专属于自己的太阳花NFT。设计本身非常重要,但使其破圈的重要因素还是运营。


数字藏品的冰与火之歌(4)


为了向外推广这个NFT产品,村上隆开设了专门的Instagram,并与粉丝交流自己针对NFT学习的心得体会。与此同时,村上隆还计划年内推出太阳花版本“宠物蛋”游戏,以多种形式让粉丝感知到这一IP的魅力。通过这种强运营,太阳花NFT迅速销售一空,0号作品甚至拍出了170万的天价。


一些国内的数字藏品厂商也采取了类似的运营策略。比如虚拟时尚平台AVAR公司,就通过与浙江卫视知名综艺节目《奔跑吧》进行联动,推出了Angelababy、张大大、沙溢和郑恺的专属元宇宙服饰。通过这种与明星联动的方式,AVAR平台实现了用户的破圈。


不过,程程还提到,运营的对象也非常关键。像Layabox这样的公司,把运营的精力基本都花在了平台构建上,具体数字藏品的运营都交给了IP方自己。另外一些平台则希望能够保持统一的调性,所有的产品都要依附于他们的运营。选取那种方式全看平台方自己,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持平台的活性,并售出更多的数字藏品。


另外程程认为,好的内容会吸引更多受众,数字藏品的价值也会以更多形式体现。数字藏品的发行方在内容策划上,需要更多打破传统观念,想办法出圈,以内容为产品赋值。


技术力、打造原创IP的能力以及运营能力,这些都是数字藏品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也是投资者是否愿意注资的决定性因素。所幸,越来越多的数字藏品公司愿意在这三点能力上充实自己。


吐故纳新后,数字藏品即将迎来独角兽


一批有追求的数字藏品公司竞相提升核心竞争力,毕竟只有这样做才能拿到融资。可惜的是,近期的数字藏品市场情绪逐渐走低,几十家平台纷纷跑路,滞销和破发成为行业主旋律。


在行业人士看来,真正引领数字藏品技术革新方向的,恰恰是那些有独特基因的小公司和小团队。现在的跑路潮只是正常的市场调整。当本轮周期结束之后,这些引领革新方向的小公司将获得资本更多关注,诞生诸多独角兽企业。


正如前文所述,数字藏品平台正在以每月100余家的增长速度狂飙突进。但从五月开始,数字藏品平台迎来了一波跑路潮。元艺数藏、一点数藏、数字茶票等10多个平台接连出现被封和倒闭的状况。六月份这一数字进一步扩大。截至目前,几十家数字藏品平台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数字藏品平台频繁跑路,无非三点原因。一方面,部分数字藏品平台本质上就是背后公司圈钱的工具,压根没有长期建设的打算;另一方面,二级市场目前普遍处于下跌的态势,唯一和iBox等二级龙头都在迅速下跌。


打开数藏价格监控平台,还能稳定保持10%以上价格增长的平台已经屈指可数。前几天价格普遍上涨的光艺数藏,今天就传出了跑路的消息。光艺数藏负责人第一时间发出了澄清公告,但鉴于他们的数字藏品都没有上链,还是第一时间引发了买家的恐慌。


数字藏品的冰与火之歌(5)


企查查上显示,光艺数藏被警方认定诈骗


与此同时,尽管一些数字藏品平台有着自己长期的计划,但由于技术实力不过关,也会碰到导致平台无法继续运营的局面发生。比如前段时间传出跑路传闻的“天穹数藏”,就是因为无法抵御黑客的攻击,使得平台内的藏品售价突然猛涨千倍,用户的充值余额也被黑客所盗取。


当一个行业整体情况不容乐观的时候,人们往往才愿意把目光投向那些踏实做事的企业。刘晨飞告诉预言家,小型数字藏品公司专注于技术力的提升,其实是在“赌”一个未来。


刘晨飞直言,目前市面上的八成到九成数字藏品平台,半年之内将会消失。那些率先为数字藏品构建场域、与元宇宙技术相结合,甚至是数字人和数字分身的企业,将会占据市场的先机。


整个过程中,相关技术的钻研和用户习惯的培养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且短时间无法见到回报。不过在刘晨飞看来,内容更多是以消耗品的身份存在,针对内容的运营和继承所衍生出的一整套方法论才是投资者真正需要关注的事情。于是,很多VC机构愿意参与到这种更具可持续性的投资中。


监管措施即将落地,那些以圈钱为目的的数字藏品公司也会逐步退场,数字藏品领域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吐故纳新。当新的赛道方向跑通之后,专注于技术的数字藏品公司在资本领域的地位会进一步提升,独角兽企业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